移动版

七亿元买来的公司一折“退货”,联创股份甩卖五年前收购资产

发布时间:2020-07-30 14:33    来源媒体:和讯

五年前花费7.16亿元买来的公司,如今联创股份(300343)(300343,股吧)要以1.03亿的价格出售给原来的卖家,如果扣除交易价格中4058万的业绩补偿款,这家公司的股权价值仅6300万元。

五年时间估值已经缩水到不足一折,高价买低价卖,联创股份此次一折甩卖,折扣力度非常感人。

30日一早,联创股份发布公告称,公司拟将子公司上海趣阅数字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上海趣阅”)持有的上海麟动市场营销策划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上海麟动”)全部股权转让给王蔚,交易价格为1.03亿元。

根据中瑞世联资产评估集团有限公司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显示,上海麟动截至2019年12月31日经审计评估后的股权价值为6300万元。

2015年,联创股份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向王蔚、宽毅慧义(上海)创业投资中心(有限合伙)及晦乾 (上海)创业投资中心(有限合伙)购买上海麟动100%股权,转让价格为7.165亿元 。

从两次资产评估价格来看,五年时间上海麟动已经缩水到不足五年前资产价格的一折。

总计1.03亿元的交易价格中,除了6300万的股权价值,还包含4058.7的业绩补偿款。

公告称,由于王蔚承诺上海麟动2019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6500万元;经审计上海麟动2019年度扣非净利润2441.30万元。因此,王蔚需要补足未完成业绩的现金差额。

除了此次交易价格1.03亿外,截至2020年7月27日,上海麟动尚有分红款1.29亿元。两项加起来总的交易价格在2.1亿元。

《立刻财经》注意到,联创股份给予王蔚的付款方式也是相当优待。

付款安排显示,王蔚以及上海麟动需要在2020年8月31日前支付4000万,股东变更手续完毕后1个月内支付3000万,2020年9月至12月,每个月支付1000万。

算下来,在2020年12月底之前,王蔚和上海麟动需要支付1亿元左右。余下的1亿元左右的资金,付款方式是这样安排的:“自2021年1月份起,乙方及标的公司每自然月25日前支付人民币900万元给甲方,直至全部款项支付完毕。”

余下的1亿元左右的款项每月还款900万,算一下,联创股份最终全部收完这2.1亿元,大概需要到2022年初。

除了上海麟动外,联创股份还打算出售一家三级子公司北京联创达美广告有限公司(下称“联创达美”),这家公司为上海新合传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(下称“上海新合”)全资持有。

购买联创达美的也不是外人,收购方齐海莹为上海新合的董事长,2019年年报显示,齐海莹也是联创股份的董事和副总裁。

财务数据显示,本次出售的联创达美2018年度营业收入占上海新合2018年度营业收入的63.52%,而交易作价仅1500万元。优惠力度可谓空前。

要知道在五年前,联创股份收购上海新合花费了13.22亿元,其中仅商誉就高达11.52亿元。

轮番的巨额收购让联创股份积累了大额的商誉,仅2019年联创股份就计提了11.91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,这也导致联创股份2019年度合并报表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减少11.91亿元。

其中上海新合2019年度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金额为3677.44万,上海麟动计提5.46亿、上海激创计提1.73亿、上海鏊投计提5亿元。

2019年计提的商誉减值准备已经算是少了很多了,要知道,2018年联创股份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金额高达20.71亿元。

两次总计30多亿元的商誉减值,对并购上海新合、上海激创、上海麟动和上海鳌投形成的商誉均已全额计提减值,交易所曾向联创股份发布问询函质疑其是否存在利用商誉减值“洗大澡”的情形。”

由于连续两年大额计提商誉减值准备,联创股份2018年和2019年净利润分别亏损19.67亿元和14.83亿元。2020年一季度,联创股份继续亏损3062万元。

联创股份曾披露业绩预告称,2020年公司预计上半年盈利4000万至6000万元之间,这部分盈利也主要依靠上述两项资产出售。

“公司出售北京联创达美广告有限公司、上海麟动市场营销策划有限公司股权事项,因上述资产出售相关审批流程未能在报告期内如期完成,导致原预计在本报告期实现的投资收益未能在本报告期内确认。”联创股份表示,上半年业绩因此预计将由此前的盈利转为亏损5500万元至6000万元之间。

对于联创股份来说,如果2020年不能扭亏为盈,公司将面临退市风险,而甩卖资产将是最便捷的方式。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立刻财经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(责任编辑:季丽亚 HN003)

看全文

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